摘自藍藍的 movie blog
文│藍祖蔚

電影世界中的以假亂真或者假戲真做,一直都能迷惑觀眾,鈕承澤自導自演的《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就深得箇中三味。


真誠,就有能量無窮;才華,才能縱橫自如,鈕承澤自導自演的《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就是真誠結合才華的精彩作品。

《情非》在本質上屬於電影人自我告白之作,電影人控訴拍片辛苦的「戲中戲」手法其實不算新鮮,一旦拿捏不當,就會被人視為無病呻吟的自溺之作,就像陳希聖飾演的製片告誡鈕承澤的說法:「導演,這種打手鎗的電影,可能很難找到拍攝資金。」

但是鈕承澤不但爭取到輔導金,實踐自己從電影演員升格到電影導演的夢想,同時聰明地採用了遊走在紀錄片和劇情片的跨界模式,創造了一齣帶有七分真實,另有三分虛構,卻能虛實難辨的精彩作品。

電影導演是鈕承澤,主要演員也是他,電影中的角色也是外號叫做「豆子」的鈕承澤,故事則是從他發想爭取輔導金,開始拍片後,自己的創作和感情生活同樣陷入困境的煎熬歷程,正因為全片有這麼濃烈的夫子自道性格,豆子只要把他平常生活的德性與感受表現出來,就能顯現「逼真」的力道,事實上,電影中的每位角色幾乎都使用著自己平常最習慣不過的對白,只要克服鏡頭前的生硬恐懼症,就能自在悠遊,出口成章地說出自己最熟悉的語言,而這正是《情非》最迷人的地方所在:真實而有力量。

例如,《情非》中有一段要去撕掉立法委員邱毅假髮的情節,然而安排動手的演員臨時缺席,助理只能含混唬弄豆子,以致於大隊人馬殺進立法院真的去訪問邱毅時,不管豆子怎麼打暗號,助理就是不敢上前撕掉邱毅假髮。這場戲一方面是不和情的邱毅煞有介事地在接受記錄片訪問,另一方面則是不懷好意的電影工作人員試圖創造一種戲劇高潮,助理是真的害怕不敢上陣?還是一切都只是虛構的幌子?真真假假混處一塊,就形成了《情非》的橫跨虛實兩界的跨界趣味了。

然而,《情非》的真誠不只在對白與思想的高度寫實,更在挖觸影藝圈內幕的眾多細節上,包括製片勸導演從輔導金上去省錢賺錢,或者有了進賬就先還債,或聽信內線消息拿去買股票,原本的創意一旦碰壁就可以隨興跟著明星的名字去彎轉胡兜,其實是輔導金制度多年來備受詬病的真實現象;包括金主覬覦藝人美色,假投資之名行染指之實,導演面對外界誘惑隨時可能劈腿,也可能成為狗仔獵殺標的,不敢坦誠面對,只好掰出自己都覺得荒唐好笑的藉口,或者失志而沈迷毒品,其實也都是影藝圈屢見不鮮的現象浮世繪。

《情非》自我解剖的演藝圈內幕多數都曾在報章媒體上出現,把媒體著墨過的新聞事件組成電影素材,差別在於媒體多數只是捕風捉影,沒有搔到癢處,而鈕承澤的真情告白,卻有了第一手的內幕力道,再加上電影一開頭即宣稱他要採用台灣影壇最流行的紀錄片手法揭露社會真像,「紀錄片等於真實」的刻板印像配合著栩栩如生的內幕爆料,很容易就讓觀眾進入「窺秘蒐奇」的八卦好奇層次。

偏偏電影的虛構情節就在此時也已建構完成。電影中,豆子有個同居女友張鈞甯,也是伸展台上的紅牌模特兒,算是半個圈內人,彼此有情卻又溝通困難,她懷疑豆子只想找她洩欲,豆子則怨她不能分享喜悅與哀愁,就在豆子面臨創作瓶頸與資金困難之際,臨時起意的出軌事件被狗仔逮個正著,豆子被迫編織不堪謊言,卻不得女友諒解,搭上女友密友洩欲,卻更加不快樂,導致女友分手,自己也沒有力氣再拍片的困境。

豆子的際遇其實是演藝人生的拼盤大集合,由於劇情一路踩在半自傳的結構下發展,容易讓人在「紀實自白」的前提下相信一切都來自他的慘痛經歷,但是他不及格的危機處理,以及反敗為勝的掙扎努力,卻因為戲劇性濃烈,頓時成為讓人期待發展的「故事」,再加上劇情另外安排了一位黑道同窗,既有表態投資,又會帶他同樂的黑道陰影,卻也因他罹患肝癌,得能在迷航之際開導他生命重點,提供了劇情急轉直下的能量。

當然黑道同窗在討債途中失足猝逝,媒體的誤讀解釋,則讓知道真相的觀眾對於習慣囫圇吞棗,又自說自話的媒體生態,有了不需正面指控,卻已完成充分批判的力道。

鈕承澤在處理《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的題材時,有如踩在「真實」和「虛構」的兩條鋼索上,而這兩條鋼索早已雜混成一,很難細分虛實,卻提供了更結棍紮實的彈力讓他踩踏。基於他對題材的熟悉,他在「真實」鋼索上的奔跑穿梭,就輕鬆自在;基於他說故事的自信,他在「虛構」鋼索上的徜徉睡臥,也有了信手拈來,一氣呵成的說服力。

華人世界的影迷對於《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引爆的演藝內幕並不陌生,成功的選角及翔實的表演則讓這部跨越了「紀錄片」與「劇情片」類型的作品,有了更親切,也更讓人認同接受的心情,這些魅力都來自鈕承澤的「才華」,因為他已經展現了駕馭虛實的魔法功力了,那是成功導演必備的條件之一。
創作者介紹

《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電影官方部落格 4‧11 坦誠相見 導演:鈕承澤 主演:鈕承澤 張鈞甯

behappy04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